《魔法坏女巫》Dave Rose赞叹中国优秀乐手

发布日期:2021-10-26 18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17年4月11日,百老汇殿堂级音乐剧《魔法坏女巫》开启了长达3个月,多达85场,足迹遍布上海、北京、广州三大一线城市的全国巡演。这部诞生至2003年的音乐剧,以其精彩的故事,动人的唱段,顶级的舞美、服装、灯光,和出色的演员表演,征服了中国的观众。

  据《魔法坏女巫》音乐总监Dave Rose介绍,本剧音乐难度颇高,作曲施瓦茨从多种不同类型、风格的音乐中汲取创作元素,创作出集古典、流行、爵士、摇滚为一体的曲目,对乐手提出了极高的要求。演奏《女巫》的乐曲,乐手不仅要具备扎实的古典音乐功底,还需要在同一首歌里,不断在多种音乐风格、节奏中自如转换,更要充分熟悉剧情,时刻与舞台上的演员表演和舞美灯光Cue点保持高度配合。因此,本剧音乐对乐手的基本功、乐感、悟性、戏剧修养都提出了极高的要求。

  错过音乐剧《魔法坏女巫》乐手招募的王诗培,机缘巧合,在上汽上海文化广场开演一周后的4月16日接到了剧组电话。作为紧急救场乐手,王诗培第一时间接受了这个让同行都感到棘手的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”,并在短短的一天半时间内学会《魔法坏女巫》长达206页的键盘3乐谱,利用三个下午的时间完成排练,正式参加演出,成为《魔法坏女巫》京沪巡演的重要一员。

  实际上,在接受任务后,已有多部音乐剧历练的王诗培也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,也在文化广场地下的诗玉文化音乐工作室里,他取消了一切同外界的交流,通宵达旦地练习曲目,熟悉乐谱,以准备即将来临的“首演”。4月21日晚19:15,王诗培正式参加演出。从拿到谱子,试奏、排练,到正式演出,实际的准备时间不超过50小时。晚上22:10分,演出结束,掌声雷动,向来矜持的《魔法坏女巫》外方音乐总监Dave向王诗培投以赞许的目光。“Perry(诗培的英文名)完成了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!”这位来自伦敦西区的资深音乐剧音乐总监赞叹道。“毫无疑问,即使在竞争激烈的伦敦西区环境中,他也是一位优秀乐手。”

  王诗培的演艺生涯,就是由这样一个个“不可能”组成的。他自幼接受正统的古典钢琴训练,凭借扎实的功底和出色的悟性,过五关斩六将,考入了中国顶级音乐学府上海音乐学院古典钢琴专业。但是在高手云集的古典界,个人的发展空间相当有限,于是他开始思考自己真正需要追求的东西。开始一段时间,方向并不明确,他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参加各种演出活动,积累经验。“为考生担任伴奏,校内剧目排练等等,这些工作我都做过。”王诗培说,“我不求收入,只求让更多人听到我的演奏,兴许能带来更多的工作机会。”王诗培如此评价那段时间的工作状态。

  命运的转机悄然降临。一次考生伴奏结束后,上海音乐学院音乐戏剧系副系主任王作欣教授,找到走出教室的王诗培,邀请他为自己的音乐剧工作坊弹伴奏。“这是我第一次接触音乐剧。这种舞台表现形式的音乐部分让我大开眼界,古典音乐基本遵循常规节奏和曲式结构。而同一部音乐剧里,会根据剧情和人物的需要,融入多种音乐元素,表现手法没有任何限制规定,只要演出效果好,什么样的手法和技巧都可以使用。”这次实践,为王诗培打开了音乐剧的大门。”

  “王作欣老师对上海音乐学院的音乐剧教学与实践做出了巨大的贡献,如果不是她,我不可能走上音乐剧的道路。”王诗培说。很快,上海戏剧学院决定排演百老汇音乐剧《摩登米莉》。由于在王作欣工作坊的经历,王诗培引起了上海戏剧学院教师张苑的注意。张苑邀请他加入《摩登米莉》剧组,兴奋的王诗培犹如找到了新大陆一般,然而进入实际的排练,他却发现自己尚不能胜任这部作品。“一直对自己的基本功很有信心,谁知道开始排练,前四个音就出了错。”最终,他只能以音效组成员的身份参加剧目的演出。但是凭借这几次的实践,王诗培实现了从古典音乐到音乐剧的“不可能”跨界,并在《摩登米莉》剧组遇到了李天玉,现诗玉文化的创始人之一。时至今日,李天玉仍然是王诗培重要的音乐合作者,他们在音乐追求、创作理念上的默契,使他们成为了上海音乐剧领域最完美的年轻拍档。“李天玉在音乐创作上有自己的鲜明风格,他的艺术感觉和音乐感受力非常强,属于那种为了音乐、为了艺术可以不顾一切的创作型作曲人。”王诗培评价说。

  2011至2013年,中国音乐剧市场渐渐火热。音乐剧《妈妈咪呀》和《猫》中文版相继上演,音乐剧乐手需求量激增。在数轮激烈的乐手面试之后,王诗培收到了音乐剧《妈妈咪呀》的键盘手聘书,就在他即将签约《妈妈咪呀》的时候,《猫》的高级剧团经理苏莉茗打来了电话。这位独具慧眼的剧团经理,看到了他的潜力,相信他的音乐风格更加适合曲风多样的《猫》。于是,他阴差阳错地进入了《猫》剧组。这个职业生涯的高起点,也给他带来了更大的挑战。“当时总以为自己基础好,又有实践经验,进了剧组应该会如鱼得水。谁知道,我彻底低估了剧目的演奏难度和工作强度。进组第一天,就直接开始联排,高难度的曲目和长时间的工作压的我喘不过气来。一度,我几乎要放弃。幸亏同组的音乐总监与乐手的指点与鼓励,我终于坚持了下来。”谈及当时的感受,王诗培这如是说。“现在回头看,这段时间的经历非常宝贵,让我真正认识到了职业音乐剧乐手应具备的技能基础、职业道德和精神状态。”可以说,音乐剧《猫》以及随后相关的工作经历,让他实现了从院校学生到职业乐手的蜕变,又是一次看似“不可能”的飞跃。

  经过《猫》这样世界级大戏的磨炼,王诗培很快成为音乐剧领域炙手可热的键盘手,《Q大道》、《我,堂吉诃德》等剧的工作机会纷至沓来。短短3年里,参与三部风格迥异的优质音乐剧作品,全国巡演200余场,奠定了他在业界的口碑。“长时间的巡演,对乐手的体力和意志力都是巨大的考验,在长期演出中保持新鲜感和兴奋感,需要我们不断的坚持与努力。”同样,长时间演出里,也少不了应对突发状况。在《我,堂吉诃德》演出期间,因为另一位键盘手空缺,王诗培甚至就有过同时弹奏两个键盘,并兼任指挥的工作经历。“回想起来,这些经历,自己都会觉得不可思议,但正是这些经历,让我无畏于任何演出相关的挑战。”

  在大多数优秀键盘手都走上流行演奏、综艺演奏的道路时,王诗培却留下来选择了坚守,他始终相信,中国的音乐剧会逐渐成为文化演出市场上重要的一极,会成为未来文化消费市场的新领地。“作为大众娱乐的代表,音乐剧融合了多种艺术表现形式,为观众带来独特的剧场体验。尽管目前,国内音乐剧及市场仍在发展阶段,存在诸多困难与挑战。但我相信,音乐剧是文化市场的下一个风口。我会坚持下去,在它爆发的时刻,我会在舞台上等你。”

  1台设备维护成本、租金成本1个月约为3000元,因目前借阅人数有限,想收回成本根本不可能。

  长草颜团子有自己的“饭圈文化”,有粉丝团,团内有站子,关注着偶像的一举一动。

  上初中后,阿来第一次听说世界上还有作家这个职业,他觉得作家与自己隔得太遥远。

  对记者通常保持寡言状态,公众远观陈粒,“个性”包裹着的她不免透着一丝疏离的气质。

上一篇:活人献祭、猎杀女巫如此陋俗至今还在印度上演
下一篇:舞蹈艺考集训机构服务放心「安徽莱茵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