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情中人汪炀纵容陈思民胡作非为不止是重情义还是在赌气

发布日期:2021-11-02 01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像极了胖版李亚鹏的汪炀,在《理想之城》里,表现非常突出。网上有人对“谁是最理想的上司”发起投票,汪炀以超过40%的好成绩遥遥领先。

  汪炀是性情中人,顾念情义,能为人出头,有情有义有魄力。这样的人设让汪炀这个角色,少了一分商人铜臭味,多了一丝江湖豪杰的的意思,很难让人不喜欢。今天我们来叭一叭汪炀。

  汪炀曾经是国企的一名员工,工作不错,为了赵显坤跟人打架,被国企开除了。赵显坤拉班子创业,汪炀是他的第一个搭档,瀛海的真正元老。后来班子壮大,走向融资,需要明确股权,赵显坤进行了人事大调整,以为公司走南闯北的元老们“务能力跟不上为由”,用5000万物资把他们从集团打发出去自负盈亏,自生自灭。

  汪炀这个身居集团高位的老牌元老,一夜之间,变成只有5000万物资的光杆司令。这时,作为集团预算师、有着大好前途的发小陈思民,二话不说,就离开集团,跟随汪炀,把子公司天成开起来。

  汪炀非常信任陈思民,自己背靠集团大树去拉业务,公司一切都交给陈思民管理。几年下来,天成发展成了温饱无忧、不上不下、不死不活的子公司,有一班不思进取的员工,直到女主苏筱到来。

  汪炀是潇洒恣意的,会以2个亿的项目为由,妄图翘班董事长主持的重要会议,实则假公去异国度假,享受人生。在天成不温不火的日子里,汪炀潇洒快活,背后是陈思民心细如发给他兜底,陈思民把公司管理得从不出错,账面也做得让集团挑不出毛病。

  汪炀享受陈思民这个二把手,把公司所有琐事打理得井井有条,带给他的自由,相应的,他也给与陈思民极大的信任、授权和包容。汪炀口头上对集团HR给他们派“次等”人才耿耿于怀。

  但事实上,是临近退休的陈思民几年下来,挤兑掉了一堆有能力但“不听话”的商务合约部经理,以致于公司这个岗位一直没能有匹配的员工,干脆空缺着,职权由陈思民代管。陈思民利用公司和分包商唯一中间人的机会,捞了不少油水。

  汪炀表面粗犷,实则粗中有细,对公司一切都心里有数。但他愿意为自己的心无挂碍,给陈思民开这道“方便之门”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纵容陈思民的小算盘。以致于公司来了苏筱这样的“鲶鱼”后,一潭死水的天成每日波涛汹涌,以东林为首的老员工,却毫不犹豫站到苏筱的对立面。

  因为根据以往的规律,每个新来的、往商务合约部经理发展的、有自己想法的新人,都会很快被陈思民挤兑出公司。而陈思民和汪炀本就是发小,陈思民又在最艰难的时候跟汪随到子公司,两人本就亲厚的关系,又融进了共创天成的战斗情谊。按以往经验,苏筱不会是例外,挣扎几下就会被挤走,而汪炀则会一如既往当做没看到。

  从几件事里,可以看出,汪炀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。他最初跟赵显坤走到一起,就是因为路见不平,为赵拔刀相助,才丢了原本还不错的国企工作。后来他被踢出集团,下放到子公司从头再来,发小陈思民的仗义跟随,对汪炀而言是雪中送炭,他感激不尽。

  陈思民的家庭条件不好。经济负担重(丈母娘长期生病,陈思民有项目分成,又有职务之便的油水回扣,家里却只有一辆车),需要这份职务之便。汪炀无限纵容陈思民,任由他在公司里肆意妄为,挤走一众合适的经理,独占油水坑,只要求把账面做平,也算是对陈的一种报答。

  汪炀由着公司不温不火,其实是做给赵显坤看的。他一个集团元老,跟董事长还是过命的交情,对集团的发展壮大可谓劳苦功高,却被下放到子公司。他破罐子破摔,就是在赌气,用行动控诉集团老总赵显坤,不讲信义,亏待了他。

  所以,反正在跟赵显坤赌气,汪炀也没心思干正事,便不在意靠着集团分包赏的饭钱,不声不响帮发小一把,成全二人的情义。

  陈思民挤走了一众商务合约部经理,跟汪炀的关系却一向严丝合缝,丝毫不受影响。然而,苏筱的到来,却像一只鲶鱼,投进了天成这个沙丁鱼塘,让汪炀有了例外。

  苏筱刚到天成,因为是尴尬的关系户,被陈思民安排在男厕所旁。她第一次接触汪炀,就是给他递厕纸。

  知道苏筱的来历,汪炀还和陈思民调笑,说陈思民把一个姑娘安排在男厕所旁,坏。他也就这么提一嘴,对这个新来的小姑娘并不上心,不曾想主持公道。在汪炀看来,苏筱在公司被刁难无关紧要,所以当他在赵显坤手里,拿到苏筱写给工作组、为自己抱屈的信,立马要陈思民把苏筱开了。

  而在他得知苏筱为天成拿下了第一份竞标项目,汪炀画风突转,为留下苏筱冲冠一怒,跑到赵显坤办事处,不惜指着HR玛利亚的鼻子破口大骂。

  苏筱在汪炀的争取下留在天成,让陈思民有了危机感,因此处处刁难设计,妄图逼苏筱主动离职。这些小动作汪炀不可能不知道,但他并不在意。直到天科的夏明想要挖苏筱,汪炀立刻急了,立即许以商务合约部代经理的身份。

  苏筱成为商务合约部代经理,直接动了陈思民的奶酪,遭到陈更加疯狂的谋算和刁难,苏筱在公司几乎寸步难行,但汪炀并不介意。他要的是苏筱留在天成,为他争取到项目,所以他画个商务合约部经理的大饼,稳住苏筱。但在他看来,苏筱还不值得他和陈思民起冲突,所以并不给实权,也不给清障碍,由着陈思民明里暗里搞小动作。

  等到苏筱辞职,还找好了工作,汪炀终于急了,匆匆杀到欢送会,不再顾及陈思民的小算盘,当着所有员工面立刻把苏筱转正,宣布她正式当人商务合约部经理。

  汪炀为什么在苏筱到来后,和从前判若两人?根源在于,他在苏筱身上,嗅到了真正的利益。苏筱在公司执行的举措虽然艰难,却还是显著增加的天成的利润点,竞标项目三连冠,连续胜过以前天成想都不想的天科,让汪炀看到了实实在在的利益。

  汪炀的业务能力并不突出,早前在集团时,就争不过同为元老的黄礼林,只会靠着跟董事长的交情,去告告状,扯扯人家的后腿。下放到子公司后,特别是夏明的加入,天科更是遥遥领先,成为五家天字号子公司的排头兵,把天成远远落在后面。

  在苏筱到来之前,汪炀对自己的业务能力、对公司的发展前景,并没有幻想,所以他一边跟赵显坤赌气,一边默认陈思民的做法,背靠集团大树,做点分包项目,有口饭吃就成。

  苏筱的到来,让他看到了子公司发展壮大的可能性。以前不可能拿下的标的,苏筱给拿下了;以前解决不了的耗材浪费问题,苏筱轻松解决了;以前想都不敢想的7千万的项目,竟也在苏筱的争取下落到了他头上。

  苏筱加入天成,创造一系列奇迹,盘活了汪炀离开集团后就彻底沉寂的发财心思。他发现,即便不对集团死乞白赖,他的公司也能创造财富。

  常年事不关己的汪炀,突然对苏筱上心,不惜抹恩人、发小陈思民的面子,甚至跟他对抗上,其实不是汪炀变了,而是汪炀的商人本色——商人重利轻别离。

  苏筱到来之前,汪炀的利,是有一个不死不活的公司,让他当安逸潇洒的老总;苏筱到来之后,汪炀的利是更好的业绩带来更多的营收,实实在在能落到口袋的利润。

  至于他表现出来的重情重义,为谁豁得出去,看起来是个性情中人,其实从没脱离他的利益核心。

  当年,赵显坤式微,汪炀重情义为赵显坤出头,丢了国企的好工作。汪炀有恩于赵显坤,赵显坤为报恩拉着汪炀一起干事业,公司所有人都知道,汪炀和赵显坤情同兄弟,都会敬他三分。

  后来,汪炀式微,发小陈思民重情义,离开集团,跟着汪炀从头开始。陈思民有恩于汪炀,汪炀为报恩把公司内外所有权利都交给他,所有人都知道,陈思民和汪炀是发小,陈思民的决定就是汪炀的决定。

 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,汪陈和赵汪两个组合,可以说是在不同时间段,换个主角上演同个剧本。

  后来,赵显坤的公司越做越大,到了融资的地步,以汪炀为首的公司元老,却居功自傲,个个山头主义,一边成为大集团管理和进一步发展壮大的阻碍,一边还要分割股权,触及了赵显坤的核心利益。于是,赵显坤翻脸无情,通过人事重组,把一干元老全部边缘化,给点物资让他们出去从头再来,自负盈亏。

  陈思民模式,是小范围量变,保守稳妥地享受集团背书带来的福利,小富即安,结果就是天成公司不温不火、不死不活;苏筱模式,是大体量质变,通过减少耗材、净化造价表、激发各分包商的内动力,有机会让天成直线向上,拿大项目,迅速实现质的飞跃。

  汪炀面临自己的“融资”关口,毫不犹豫变成了赵显坤。曾经重情重义的他,终于对阻碍天成发展的陈思民动手了。赵显坤是把汪炀等元老逐出集团,成为下属公司,汪炀则是给陈思民找了更小企业的主任经济师。

  汪炀和赵显坤,都是很真实的商人。非关利益,就重情重义,关乎切身利益,便不谈感情,一切用数据说线、汪炀会是下一个赵显坤吗?

  汪炀为了公司前程,让苏筱取代了陈思民的主任经济师位置。苏筱在天成大开大合,废除积年的陈科陋习,领着天成在业务上大踏步。天成终于渐渐向规范、高效靠拢,昔日一潭死水,如今终于像个正经公司了。

  苏筱在调改天成过程中,受到了守旧员工的敌对和刻意制造障碍。她向汪炀寻求支援,要求公司“所有人都必须跟上脚步”,汪炀回了一句话:“你说这话真像一个人,赵显坤,都有一颗登顶的心。”

  这话一出,汪炀的格局和天花板就给刻画出来了。汪炀有野心,他可以为了公司发展,不顾情义,挪走发小陈思民,捧苏筱上位。但他的野心并没有那么大,去挑战所有的可能性。大概只要在天字号公司里,天成不垫底,甚至踩到天科头上,成为5家公司的排头兵,他就心满意足了。

  所以当苏筱这只鲶鱼,搅活天成这一池丁香鱼后,汪炀的守成心理,希望苏筱能静下来,成为活着的丁香鱼的同类,和公司一起在层次升级后,实现安安稳稳的发展。而不是永远在蹦跶,把鱼池搅得每只鱼都羽化飞仙。

  所以,汪炀不会是下一个赵显坤,他没有赵的容人雅量,和事业登顶的格局,天成和汪炀给的空间有限,注定留不住苏筱。而苏筱,注定要去到集团老大赵显坤的身边,坐到造价师的最高位置,才能施展她的抱负,实现她的理想,保证更多造价表的干净。

上一篇:理想之城大结局:汪炀借高利贷300万还苏筱夏明的设局被发现
下一篇:安全工程师